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自动化制鞋设备中国制造如何解决“技工缺失”难题?

 为什么技工如此短缺?我认为技术教育结构失衡是深层的原因。

自动化制鞋设备中国制造如何解决“技工缺失”难题?


  一是职业技术教育严重滞后。2016年两会期间,全国人大代表、北京奔驰首席技师赵郁提交了两个建议案,分别为《关于重视职业教育和技能人才培养的建议》、《关于拓展职业技能培训实施技能就业工程的建议》。赵郁现任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工首席技师,是真正来自生产一线的技术骨干。在此前三年中,他先后提交过《关于借鉴发达国家校企合作模式,培养高素质技能人才的建议》、《关于改进职业教育,加强技能人才培养的建议》以及《关于职业教育发展有关问题的建议》,引起各方关注和讨论。赵郁说:“我一直工作在现代制造业的第一线,不仅有过到德国研修学习的机会,还曾随人社部的代表团到加拿大实地考察职业教育的发展情况,深刻感受到我们职业教育发展的滞后,导致技能人才队伍的现状已经制约了我国向制造强国迈进的步伐。”

  二是社会对职业技术教育的偏见。重视普通教育,忽视职业教育基本上是全社会的普遍价值观。大多数学生的家长,都会选择在孩子初中毕业时上高中,即使选择再差的高中也不上职高。学生大学、大专毕业时,即使待业也不愿意到工厂就业。社会舆论几乎一边倒“轻工”,忽视对技术工人地位和作用的应有宣传,片面追求高学历,不愿当工人,导致技工学校生源短缺。年轻人由于工人的社会地位和收入状况等原因,心情浮躁,不愿当工人,不愿意积极主动学技术。

  三是从社会教育的角度看,普通教育、职业教育、成人教育发展不协调,中等职教发展大大慢于普通高中的发展,职、普比例失衡,差距太大。大多数职业学校在专业的设置上,主要面向的是社会服务业,比如文秘、财会、旅游、商务、外语等,专门为制造业培养一线技工的职业学校则少之又少。面对需求旺盛的技工人员,技校生源却严重不足。在社会上,也缺乏技能提升的培训机构,工人进修学习的机会和渠道很少,想技提升能也困难。

  此外,企业也缺乏激励机制,有的企业多年不进行职称评定,工资和技能水平不挂钩,职工的贡献和个人收入不挂钩,导致学技能的气氛不浓,企业技术工人队伍不稳定。这也是技术工人缺失的重要原因。

  当然,根本上是人才观的倾斜。一方面是唯学历、唯职称的狭隘人才观,重文凭、轻技能的观念普遍存在,如果一个学生拿着一张职校的毕业证书,在企业能够找到工作,但要进国企、进事业单位、考公务员,根本不可能。社会上普遍的“学历歧视”、“文凭歧视”,妨碍了人才资源的充分开发利用。另一方面是人才认定标准凝固、僵化,长期以来,高级的技术工人、熟练的劳动者不被视作人才,或被视为边缘化人才。

  为了更多地培养适应产业转型升级要求的高技能人才,辽宁省启动技能大师工作室(站),力争到2020年形成覆盖全省重点行业和特色行业的技能传递与推广网络。为了扶持工作站,政府一次性给予每个省级技能大师工作站10万元资金支持,为每个获批的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配套支持资金10万元,用于培训用品购置、技术交流与推广费用等。在政策的推动下,沈阳鼓风机集团的徐强、辽宁丰田金杯技师学院的崔立刚、瓦房店轴承集团有限公司的仲双宏等分别创建了装备制造、机械加工、信息技术等多个行业的技能大师工作室。目前,辽宁已创建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20个、省级技能大师工作站60家。工作室网罗了大批各领域的技术“牛”人,有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,有全国技术能手,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、省政府特殊津贴的高级技师,他们在企业生产、技术攻关、发明创新、科技成果转化、传艺带徒等方面发挥所长。

  同时,加快技工学校改革,进一步确立培训为就业服务的思想,引导技工学校面向劳动力市场,承担再就业培训任务。加强“校企合作”,培育新的职教模式,学校与企业签订培养协议,采用“订单培养”方法,为企业定制专门领域的“蓝领”技工,培养更多实践型人才。

  更主要的,全社会要转变人才观念,从顶层上设计人才培养与评价战略,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,让职业教育学生一技在手,就业有前景,升学有前途;重视和尊重技术技能型劳动者,建立起从升学到就业,从薪酬保证到权利保护的完善体系,让技术技能型劳动者也有可靠的社会保障和稳定的成长空间;改变唯文凭唯学校选人用人的风气,真正不唯学历唯能力,让职教生有更多的选择机会。环境改变了,观念转变了,这样职业教育才能真正迎来春天。要打破工人成才成名成家的桎梏和壁垒,给予那些有突出贡献的技工应有的社会地位,让技术工人真正成为企业的“香饽饽”,激励一线员工的自豪感、荣誉感和责任感,为中国制造走向世界作出贡献。